将战国七雄融入星空 科幻小说《七国银河》上市

将战国七雄融入星空 科幻小说《七国银河》上市

近日,由八光分文化和人民文学出版社联合出版的原创科幻长篇《七国银河》正式发售。这本书由银河奖、星云奖、冷湖奖三奖得主宝树、阿缺联手创作完成,两位作者将战国七雄设定于银河之中,让遥远的过去在浩瀚的宇宙中重生。

《七国银河》是宝树、阿缺的合著首秀,这种形式放眼百年中国科幻史也极其罕见。纵观大多数作品的成书过程,往往是由一位作家担纲完成,作品中亮点与缺点并存。但宝树和阿缺采用合著的形式,充分发挥各自所长,补位对方的不足,使得《七国银河》成为二人创作才华的集大成之作。此书一扫科幻文学“艰涩”“难读”的刻板印象,通过构建瑰丽的古风太空文明,书写波谲云诡的王朝争霸,充分实现了科幻本土化。

本书讲述秦王第九子赢戈兰因为关涉一桩贵族命案,而被贬至边远星系,却意外卷入了秦魏的大战之中。作为一名无权无势的末位王子,他在银河系里颠沛流离时,因缘际会,不仅结识了魏国军官公孙千阳、反奴隶制义军首领星狐和楚国的至高圣女羋莎,还有了扭转秦魏战局的法宝和一争帝位的实力,并在漫漫银河里掀起滔天巨浪。

为了完成这部古风太空史诗,宝树对真实的战国进行了细致地考察,随即对历史进行了恢宏想象。他根据战国七雄的真实历史特征,设计了各国的科技树,并将其推向了星际文明的高度。这既能增强读者的代入感,又能给人以别样的新奇体验,从而充分激发读者的想象力。在本书自序中,宝树这样说道:“本书融入了诸多华夏古老元素,但具体内涵和形式相当自由,并不一定和我们的历史相一致。”纵览全书,《七国银河》不仅吸收了中华文明的诸多元素,而且摆脱了沉重感,读者可以轻松畅游其间。

《七国银河》的另一大特点还在于作家讲述了一个惊险刺激的冒险故事。而在冒险故事的创作上,阿缺可谓功不可没。阿缺在中国科幻创作群体中,以细腻的情绪和机器人题材见长,甚至有科幻作家评价说:“阿缺是最会写情感的作家。”所以本书的设定虽然沉郁厚重、磅礴大气,但读来却让人感觉有情有义,没有丝毫枯燥之感。可以说,阿缺以一己之力,为冰冷的太空注入了鲜活的生命力。

事实上,为了更好地满足青少年读者,两位作者也是下足了功夫。书中的主角身陷困境,在群星间游荡,通过遇见一个个志同道合的伙伴,最终找寻到人生的方向,在不知不觉中走进读者的内心,让科幻文学在更年轻的读者心中扎下根。

《七国银河》在创作之初就为游戏改编埋下了伏笔。这部作品有着庞大的本土世界观,科幻元素也足够丰富,比如批量生产士兵的人造人工厂,夜风吹拂就会发出光芒的原始森林,还有环绕恒星修建的巨型城池等等,当这些充满想象力的奇观纷纷视觉化时,中国科幻游戏也将迎来一番新的景象。

之所以能达成以上成就,全因本书的两位作者都有着非常丰富的创作经验。宝树是一名重度科幻综合征患者、民间哲学家,沉迷于与时间有关的故事,相信每个故事在无限时空中都是真实存在的,写作者只是以心探险。出版有《三体X:观想之宙》《时间之墟》《古老的地球之歌》《时间外史》等,多次荣获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、中国科幻银河奖,有多部作品译介为英语、西班牙语、俄语等语言在海外出版。阿缺则是深度科幻迷,常居川渝,靠火锅和写作来拯救生活。火锅不能顿顿吃,小说可以天天写。出版有《与机器人同行》《机器人间》《星海旅人》等作品,有多篇小说被翻译为英文在海外发表,多次荣获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和中国科幻银河奖。

这本书尚未出版时,就得到了诸多名家的认可与支持。中国科幻领军人物刘慈欣认为本书“将太空和历史在更高的维度中融合,科幻的疆域通向了神秘的无垠”。中国著名作家马伯庸则非常感性地说:“你无法分辨《七国银河》的类型,因为早已沉溺其中。”而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总制片人梁超则从科幻影视产业的角度,高屋建瓴地评论:“宝树和阿缺创造了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《星球大战》。”(文图:晓威)

 

 

 

宝树

阿缺

责编:张阳